返回首页
书评CURRENT AFFAIRS
书评 / 正文
一个女作家的河流文化之旅 评谈雅丽《江湖记——河流上的中国》

  河流湖泊是大地的血脉,衍生出的文明源远流长。女作家谈雅丽一直执著于河流的抒写。她从2009年沅水水系开始,十余年间,到过呼伦贝尔草原的额尔古纳河及其众多支流,到过冰雪线上的松花江、嫩江、牡丹江、呼兰河,还走遍了京杭大运河,并将长江、黄河书于笔端。在大大小小的支流水网中,感受河流的魅力,倾听河流的故事,寻访河流的文化,终于汇成了这本散文集《江湖记——河流上的中国》。该书于2020年10月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行云流水的文字,精美的河流图像,翔实的历史资料,孜孜不倦的追寻,无不展现了谈雅丽独特的河流情怀和深刻的文化思考。

  谈雅丽的河流情怀,与她从小的成长环境有直接关系。她出生在水系丰富的湖南常德,在她的成长过程中,有无数条沅水系的小河流给予她快乐和滋养,罗家湖、苍山水库、流溪湖、谈家河、栖凤湖、龙凤湖等,这些细小的水系伴随她度过了童年和青年时代。至今回忆起那些与河流相伴的岁月,她仍然一往情深。在她的笔下,河流都是有生命的。她说:“我需要充足的时间去触摸河流的肌肤,而不是想象河流。”她接纳河流所有的生命状态。汛情期间浑浊的沅江,在谈雅丽看来也很美丽。她在《夷望入江》中这样写道,“因为涨水,沅水变得更加开阔,河水浊黄,流速略急,河面时而皱褶,时而平整,似一匹黄色锦缎开在碧山秀水间,显得气势恢宏。”

  在人类历史上,河流一直是文化的发源地。行走在河流两岸,谈雅丽的《江湖记》着意寻访的是散落在历史深处的河流文化。这些河流文化呈现为不同的形态,如思想形态、历史形态、商业形态、城镇形态等。《枉渚俯江》中的枉水是沅江的一条小支流,它旁边有一座山叫枉山,传说中尧禅让帝位而不受的善卷先生,就曾隐居在枉山,古老的德文化即发源于此。《澧州远古文化寻根之旅》中的澧水是人类远古文化的发源地,这里有距今8000多年历史的彭头山,有比河姆渡更早的水稻种植,其中出土的棕褐色粳稻谷壳比河姆渡出土的稻穗还要早3000年。这里还有中国最早的城——城头山城,完整的夯土城墙和大溪文化的壕沟,是一段远古历史的印证。

  《大浪淘沙,见证古码头的繁盛衰替》一文记载了京杭大运河的四个码头——扬州东关古渡、萧太后运粮码头、北运河漕运码头和通惠河张家湾码头。这曾经是古代中国最强大的商业圈,南来北往的商船在京杭大运河的各个码头运转。《西塘烟雨事》中的西塘是一条河的名字,小镇依河而建,这里有江南特色的吊脚楼和乌篷船,有特色小吃和黄酒,还有柳亚子、陈巢南雅集的西园······河流文化的形态并不是单一的,有时候它们相互交织,在时空的转换中,每一条河流都有它的故事,等着我们去发现。在谈雅丽的《江湖记》中,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

  在谈雅丽看来,河流文化不只在历史记载和断壁残垣中,那些祖祖辈辈依偎河流生活的河畔人家,也是河流文化的一部分。《问渔白鲢洲》中的向妈妈守沅水而居,刘姓船工在水边摆渡,老渔夫养一大群鸬鹚捕鱼为生,这些老百姓们“依河而生,守卫河上家园。他们受到河流无尽的恩惠,也把自己变得像这条河流一样,宽厚、慈祥、执著,对万事万物倾注着无限的热爱”。他们不愿意离开河流,即使暂时离开了,也终究要回到河流身边。河流是他们的根。有时候,河流某一段时光的痕迹没有了,但与河流有关的文化依然流传在河畔人家的记忆里。在《远逝的陬市古镇》一文中,那个依沅水而建的古老小镇早已不见踪迹,但它曾经的繁华依然在被传说。而《巫傩流水》中的巫傩文化至今仍然活跃于沅水民间。

  寻访河流的过程,就是寻根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过程。谈雅丽的寻根态度是非常严肃的,除了亲赴各地实地考察外,她还查阅了大量历史典籍,确保每一个河流的故事都言之有据。在《江湖记》中,作者引用的历史典籍约有几十种,引用率较高的有《水经注》《五溪蛮图志》等地理类著作,二十四史和各类方志资料,此外,还引用了大量文学作品以及一些外国人记录的历史资料。比如在第八辑“寻踪京杭大运河的繁华衰替”中,就引用了英国医官阿裨尔的《中国旅行记》和朝鲜汉学家朴趾源的《热河日记》中对京杭大运河漕运文化的相关记载。

  在这本河流文化的“盛筵”中,《江湖记》一文是作者诗性笔调的集中体现。谈雅丽是一位诗人,她曾在《诗刊》等杂志上发表过大量优秀的诗作,也曾用诗歌表现自己的河流情怀,创作了《鱼水之上的星空》《河流漫游者》等作品。《江湖记》虽然是文化随笔,但诗人的敏感和细腻,无时无刻不偷偷冒出来。“初夏,一场大雨把凤凰的山洗得青翠碧绿,把石板路洗得明净透亮,也把清新洗进这个光闪闪的下午。古城的青瓦飞檐安守在沱江两岸,倾听着哗哗的流水声。一群苗女打着花伞,把从山里采摘的野花扎成一只只美丽的花环,兜售给沿途的过客。”这些诗性的描写为她的河流文化之旅增添了一份浪漫的情调。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作家谈雅丽对河流的执著,就像一条鱼来寻访自己的前生。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条游走江河的鱼。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