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普惠金融CURRENT AFFAIRS
普惠金融 / 正文
关于“保险+期货”试点和推广的几点思考

  围绕为农业生产提供价格或收入风险托底保障,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期所”)都在今年上半年公布了2021年“保险+期货”进一步的试点方案。大商所明确,其“农民收入保障计划”将支持地方政府发挥管理效能,鼓励开展运行规范、效果良好且模式可持续发展的项目,并继续推动项目由“分散”向“县域覆盖”转型;上期所则计划继续在云南、海南地区投入1.1亿元,为13万吨橡胶提供价格风险托底保障,同时与云胶集团等合作试点天然橡胶场外期权模式。

  官方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今年初,国内3家期货交易所已在26个省份开展了584个“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涉及天然橡胶、棉花、大豆、玉米、鸡蛋等品种,累计保障现货规模约1200万吨。除了政策层面的引导,试点持续且覆盖范围扩大的背后,是“保险+期货”模式不断创新下保障效果的显现。记者通过大商所了解到,随着各级政府认识到“保险+期货”模式的保障作用,多地地方政府正在探索优化保费资金来源,特别是提高其中的财政补贴占比,以提升项目的可持续性。在多年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且在多地、多点试点和局部推广成功后,“保险+期货”模式正在多方协力下获得更广范围和更深层次的推广。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其中仍有几点值得关注和探讨的问题。

  首先是如何看待“保险+期货”中保险公司的作用。

  以目前的实际操作看,对于提供价格风险托底保障的“保险+期货”模式,保险公司所签订的保险单本身并没有风险分担的作用,其功能是将生产特定农产品的农户和经营主体集中起来进入期货市场,由期货公司开展期货期权交易来对冲价格风险;从监管层面而言,保险公司也仍不具备期货交易业务资质。因此,有农业经营主体和部分金融机构认为,保险公司在“保险+期货”模式下充当了期货期权交易经纪人的角色,是可以被其他机构或组织取代的。

  而事实上,保险公司在其中的作用很关键。“保险+期货”在2015年被大商所提出的大背景是包括玉米、大豆、棉花等在内的重要农产品收储制度改革,国家不再托底收购,而是实行价补分离、市场定价,以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增强价格对农产品供需的调节作用。这也使过去依靠收储制度实现收入稳定农户等生产经营主体,不得不开始直面复杂的市场价格波动风险。“保险+期货”模式是为市场参与主体适应这一重大改革而设计的,其服务的正是对市场缺乏认识、受市场影响较大的农业生产者。但由于期货市场准入门槛高,普通生产者对其缺乏了解,因此,在农业生产者和期货市场之间必须有一座桥梁来帮助农户接受套保理念,并在预估和理赔过程中给予实际帮助,保险机构最适合充当这一角色。保险机构以农业保险等产品助力农业生产已持续较长时间,也一直有风险兜底保障的职能;同时在长期的业务开展经验下,保险公司也可以完成“保险+期货”过程中产量预测和赔付工作。从这一角度看,保险公司在“保险+期货”模式下是不可被取代的,并在未来长期的模式推广过程中仍将发挥关键作用。另一方面,对于大多数地区,农业生产中市场和天气因素仍是并存的,如果只进行价格兜底,保障作用仍不够,这就需要保险公司将价格险和产量险结合形成收入保险,以更好地为农户提供基本收益保障。

  当然,从保费资金来源看,保险公司的参与也保障了财政补贴可以通过“保险+期货”模式惠及农业生产者。这就涉及第二个业内关注焦点,即“保险+期货”模式的可持续性问题。

  相较于试点开始时保费主要依靠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补贴,各级财政如今对“保险+期货”的重视和支持力度明显提升。以记者前段时间对黑龙江省两个试点地的采访情况看,桦川县政府在2020年文件中明确将为“保险+期货”县域覆盖项目补贴总保费的16.83%,特别为贫困户承担了所需自缴的全部保费;海伦市政府每亩增加补贴1.2元,同比增长50%。像河南、山东等试点地区,财政补贴比例也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但有地区在接受采访中也反映了后续地方财政可能出现支持乏力的问题,特别是部分地区本就是脱贫地区,地方财政还要依靠转移支付,提升保费补贴比例难度就更大了。对此,一方面,随着农户对“保险+期货”接受程度的增强,政府和机构要避免农户出现重复投保的情况,同时适当提高农户的保费自筹比例,以缓解补贴压力;另一方面,根据项目推广情况,地方政府也要注意调整地区农业生产补贴的结构,一些与“保险+期货”模式作用相似的传统补贴类目可以尝试逐步减少,以更有效的金融手段取代直补,实现更高效的农户受益保障。此外,财政部等四部门在2019年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快农业保险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强调,要明晰政府与市场边界,地方各级政府不参与农业保险的具体经营。“保险+期货”试点也要避免地方政府的过度干预,不可为了促成试点开展而加入“保底赔付”条款或做高试点过程中的赔付率,项目的试点应以模式试错和提高农户金融意识为主要目标,才可能实现“保险+期货”模式的可持续。

  在认识到“保险+期货”模式的保障功能后,很多银行也希望以信贷服务参与其中。这就涉及第三个问题,银行在这一模式之上可以做什么?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如果银行以保单质押的逻辑参与“保险+期货”,对于部分生产周期较长的农产品而言,可能性较低。以玉米为例,玉米生产者的资金需求大多发生在年初,即玉米种植前的土地租赁、农资采买过程中,而目前相应保单和期货合约形成时间大多发生在5、6月份。保单和期货合约形成时间可以向前提,但因为期限拉长,保费和期货手续费都要提高,这对于农户和地方政府而言都是很难承受的。银行不可能在年初根据未知的保单给出质押贷款额度,因此,以保单质押方式提供信贷支持的难度较高,不过,对于那些生产周期相对较短的农产品而言还是有可能实现的。保单质押说到底还是一种风险防控手段,银行或许更应从“保险+期货”模式对于农户收入的保障出发进行产品创新,以更充分地服务农业生产主体。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