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韩国镜鉴

  面对金融科技发展的挑战,韩国银行业纷纷加速数字化转型,在监管体系、基础设施、金融科技、开放银行、初创企业等方面不断加强探索与实践,其发展经验对我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具有重要的启示以及借鉴作用。

  韩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实践

  (一)监管沙盒为银行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政策环境。以监管沙盒为核心的监管政策,在韩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2017年1月5日,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发布《2017年金融政策指引》,首次提出监管沙盒机制试点计划。2018年12月7日,韩国国会正式审议通过《金融创新支援特别法》,为韩国监管沙盒的设立奠定了法律基础。2019年4月1日,韩国政府正式启动金融监管“沙盒机制”,帮助金融机构测试具有监管豁免的新型创新性产品和服务。截至2020年5月27日,韩国FSC已为监管沙盒计划指定了总计106个“创新金融服务”。

  (二)5G通讯技术为银行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数字基础设施。5G通讯技术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新型基础设施,正在加速构成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2019年4月3日,韩国三大运营商同时宣布提供5G通讯技术服务,成为全球首个提供5G通讯技术商用服务的国家。目前,韩国5G通讯技术用户数量已突破536万,约占韩国人口总数的9.6%,占据全球5G通讯技术用户总数的一半。此外,韩国建设的5G通讯技术基站数量11.5万个,并在5G通讯技术终端产品、网络设备和融合应用等方面持续推进。

  (三)金融科技为银行业数字化转型提供重要支撑。从韩国实践来看,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对商业银行传统经营模式带来巨大冲击。在区块链方面,韩国新韩银行使用瑞波(Ripple)区块链技术进行跨境汇款试验,并在由比特币支持的韩中走廊上推出了汇款服务。与此同时,韩国证券交易所(KRX)也推出了区块链交易平台。在人工智能方面,人工智能(AI)顾问、语音银行等技术越来越成熟。在大数据方面,韩国FSC与8家金融机构向公众免费提供4450万例公共金融数据,促进数字经济和金融技术产业的发展。

  (四)开放银行为银行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有利条件。数字化转型中,韩国银行业和金融科技公司加速开放银行的建设,抢占新模式下的发展先机。韩国开放银行自2019年12月18日正式启动以来,不仅降低了金融科技公司进入金融行业的壁垒,也扩大了开放银行服务的范围和功能。截至2020年2月3日,超过1710万人注册使用开放银行,注册账户约3020万个。目前,韩国18家商业银行均已对外开放客户账户信息,17家银行和33家金融科技公司正在提供开放银行服务。

  (五)初创企业为银行业数字化转型提供重要推动力。随着金融科技创新加快,韩国新兴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加快向金融领域跨界经营,成为金融业新的市场参与者。自2016年4月韩国金融科技产业协会成立以来,入会企业数量呈现出持续增长的态势。目前,韩国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已达500多家,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达到7家。这些初创企业专注于支付结算、便捷汇款、借贷管理、顾问投资服务等金融服务领域的创新,对传统银行业的影响范围正不断扩大。

  我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现状

  (一)监管政策方面。近年来,我国以日益完善的法律法规为数字金融监管提供了最根本的规范和保障,明确金融科技产品认证标准和规则,并在北京率先启动金融科技监管沙盒试点,引导持牌金融机构在依法合规、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前提下,运用现代信息技术赋能金融提质增效。

  (二)智能网点方面。5G通讯技术通过与新兴科技融合,推动传统物理网点向运营轻型化、服务智能化、交易场景化、管理智慧化转型,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特色金融服务。5G通讯技术布局以来,银行机构纷纷探索5G通讯技术技术融合应用。目前,工行、农行、中行、东亚银行等均已建成多个5G通讯技术智能网点。

  (三)金融科技方面。以金融科技助力数字化转型已成为我国银行业的普遍共识,新型互联网银行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在技术创新应用方面更为积极,先后有10余家商业银行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同时,商业银行还凭借自有资源,密切跟踪新兴技术发展趋势,采取多种策略在各项业务中开展金融科技创新应用,实现技术驱动业务发展。

  (四)移动支付方面。随着移动互联技术和移动终端的广泛应用,方便快捷的移动支付服务,逐步成为我国银行业的主流金融服务模式。目前,我国移动支付用户规模持续扩大,用户使用习惯进一步巩固,使用移动支付的比例达到86%,普及率位居全球第一。同时,移动支付还加速向农村地区渗透,其比例提升至47.1%。

  (五)开放银行方面。2018年,我国开放银行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同年7月,浦发银行推出国内首个无界开放银行(API Bank)。目前我国已有超过50家银行上线或者正在建设开放银行。

  韩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启示

  (一)强化监管引导,加快标准体系建设。监管引导是推动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保障。在数字监管方面,要进一步发挥监管导向作用,研究建立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整体框架,围绕数字化平台、数据开放共享和信息安全等重点领域,加快制定相关业务指引、业务规范和技术标准,为银行数字化转型提供规范统一的标准支撑。进一步扩大金融科技监管沙盒机制试点范围,加快建立健全创新容错试错机制,充分激发金融机构科技创新的积极性。

  (二)做好顶层设计,加强战略引领。金融业数字化转型和发展是一项长期的系统性工程,需要在战略、组织、机制、流程等方面加强战略谋划。一是加强战略引领。领导层要高度重视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战略意义,从顶层设计上制定全面的数字化战略与实施方案。二是优化组织架构。适时调整组织架构,理清各部门权属关系,设置专门部门和岗位,负责转型中部门协调、预算管理以及人员组织等工作。三是完善协调机制。强化内部战略协同,统筹规划架构,完善跨部门、跨条线的工作推进和协调机制。四是建立制度流程。围绕数据共享、流程再造、信用体系、服务协同等关键领域,建立涵盖全流程的制度体系,为战略执行奠定坚实基础。

  (三)强化技术创新,防范应用风险。金融科技已经成为商业银行加速转型的重要驱动力和关键支撑力。商业银行可以通过控股、参股、合作等多种形式组建科技子公司,整合外部科技资源,快速提升自身数字能力;通过探索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应用,强化经营决策的技术支撑,逐步实现管理智能化、运营智能化;通过建立差异化的新技术应用管理机制,充分评估金融科技的安全性、适用性和兼容性,有效识别新技术应用所带来的风险。

  (四)挖掘数据价值,提升内生动力。当前,以数据为核心的数字化转型已是大势所趋。商业银行要更加重视建立和管理自己的数据资产,切实做好金融数据治理工作,最大限度地发掘数据价值,不断增强数据分析能力和数据应用能力,并以此为基础提升服务精准性和产品竞争力。在规范数据共享流程的基础上,明确数据资源共享范围、共享方式,加强跨部门、跨业态数据要素有序流转和融合应用,为推动金融数字化转型夯实数据基础。

  (五)培养复合型人才,满足转型需要。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是跨界的复合型人才,为了加快构建和培养一支庞大的专业人才队伍,商业银行应对于战略、营销、财务、人力等业务负责人,重点关注其应用数字化技术与业务模式融合创造新价值的能力;对于业务架构师、软硬件工程师等数字化转型专业人才,聚焦其数字化专业能力的打造,培养其将新兴技术与业务实践进行融合的能力。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