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国财政赤字激增引发市场担忧

  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在 2020 财年前 11 个月,美政府财政赤字已超过 3 万亿美元,为历史最高纪录。美国财政赤字激增背后的主要原因,在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一方面,今年突然暴发的新冠疫情导致美国经济下滑,严重影响了税收收入;另一方面,国会批准的数万亿美元的紧急经济救助资金 ,也 使 联 邦 支 出 增 加 了 51%。而在美国疫情持续蔓延之下,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意味着未来美国财政刺激措施还将升级,这将导致美国财政赤字状况持续承压。

  当地时间9月11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20财年前11个月,美政府财政赤字已超过3万亿美元,为历史最高纪录。为应对新冠疫情冲击,自3月以来,美国已经出台总额约3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法案;随着疫情持续蔓延,美国经济深陷泥潭,未来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也将揭开“面纱”,这或将导致美国财政赤字问题雪上加霜。

  美国财政赤字激增已经引发各界担忧。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日前表示,他最担忧通胀前景负面和政府预算赤字的膨胀,白宫可能低估了未来政府赤字水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认为,多年来,美国联邦赤字一直处于不可持续的轨道。国际评级机构惠誉7月31日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认为美国联邦政府为应对新冠疫情而增加支出,导致公共财政状况恶化。

  新冠疫情成主因

  根据美国财政部9月11日公布的数据,美国在2020财年前11个月,财政赤字达到3.007万亿美元。这超出早先2009年的美国11个月财政赤字历史最高纪录3倍左右,上一轮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期间公布的美国政府11个月赤字纪录为1.37万亿美元。与2019年8月的4280亿美元和2020年7月的6260亿美元相比,今年8月的美国预算支出为4230亿美元。因为7月31日每周600美元的联邦失业补助金到期,所以8月劳动相关支出(主要为失业救济金)从7月的1100亿美元大幅降至550亿美元。对于2020年全年的美国财政赤字,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将达到3.3万亿美元,占GDP的16%,为二战结束以来的最高水平。

  当前,美国政府赤字激增背后的主要原因,在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这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今年突然暴发的新冠疫情导致美国经济下滑,严重影响了税收收入;其二,除了税收减少,国会批准的数万亿美元的紧急经济救助资金,也使联邦支出增加了51%。在过去6个月的时间里,国会先后通过一系列经济刺激法案,拨款总额近3万亿美元,包括失业补助、对小企业援助以及对受疫情影响严重行业援助等。但大部分援助项目在8月初就已到期。

  尽管美国已经出台大规模的刺激计划,以抵御新冠疫情的负面影响,但在美国疫情持续蔓延之下,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意味着未来美国财政刺激还将升级,这会导致美国财政赤字状况持续承压。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9月11日21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644万人,死亡超过19.2万人。由于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各界对新一轮财政救助方案预期较高。目前,美国两党正在就新一轮的财政救助方案展开谈判。由于两者存在较大分歧,该计划能否在11月美国大选前落地仍变数丛生。

  政府债务违约风险暂无

  多年以来,美国财政赤字不断飙升、借新债还旧债的现象屡见不鲜;由此带来的两党债务上限之争更是数度导致美国政府“关门”。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为联邦政府设定的为履行已产生的支付义务而举债的最高额度,触及这条“红线”,意味着财政部的借款授权用尽。在债务上限之争的背后,是美国财政赤字风险居高不下。2011年,国际评级公司标准普尔还曾首次调降美国3A长期主权信用评级,其在声明中明确指出,“美国仍然拥有高收入、高度多样化和灵活的经济优势,但不足以弥补美国政府巨大的财政赤字风险。”

  为了防止美政府“关门”现象重演,自今年3月以来,美国财政部开始采取措施,避免出现美政府债务违约。美国财长姆努钦多次敦促美国国会,在夏季休会前,尽快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否则联邦政府可能在9月初面临债务违约风险。相对于以往两党在债务上限谈判上的针锋相对,今年的谈判却平顺很多。抢在8月众议院即将开始为期6周的夏季休会之前,国会在7月已经同意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上调后的债务上限有效期将持续至2021年7月,这可以令美国政府在今年暂时避免“关门”风险。

  担忧警告之声不断

  今年6月,鲍威尔在华盛顿的国会作证时表示,美国财政赤字道路是“不可持续的”,但也认为,考虑到目前美国经济现状,减少赤字不应当成为优先事项。华盛顿的负责任联邦预算委员会成员玛雅·麦克金尼斯也表示:“我们应该非常重视和担心赤字,但我们应该继续扩大赤字。”该委员会多年来一直在推动议员们采取措施减少赤字和债务。

  对美国财政赤字的担忧,也是美国两党有关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谈判陷入僵局的主要原因之一。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带来重创,在今年4月至6月,美国经济年收缩幅度超过30%,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季度收缩。除此之外,数据显示,美国裁员和企业倒闭潮仍在继续。美国劳工部表示,尽管美国各地重新开放,但大约有3000万人,约占美国劳动力的20%,仍在领取某种形式的失业救济金。在此背景之下,美国两党对于加大财政刺激力促经济复苏存在共识,但两者关于刺激计划的规模和细节存在较大分歧。不少共和党人已经开始对美国不断膨胀的财政赤字发出警告,但姆努钦却在不断淡化美国面临的财政形势,称政府支出的规模对于抗击疫情是必要的。“当前政府债务风险是非常可控的。”他说。

责任编辑:杨晶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