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输入性通胀风险总体可控 货币政策以稳为主

  报告认为,综合研判,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阶段性推升我国PPI,但输入性通胀风险总体可控。我国在去年应对疫情时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没有搞大水漫灌,经济发展稳中向好,保持了总供求基本平衡,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

  近期,以原油、铜和铁矿石为代表的大宗商品期货出现涨价,主要经济体通胀指标也表现出上行态势,引发市场对于全球通胀卷土重来的担忧。超级商品周期和全球通胀也引起了央行的高度关注,央行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此进行了专栏讨论。

  报告认为,综合研判,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阶段性推升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但输入性通胀风险总体可控。我国在去年应对疫情时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没有搞大水漫灌,经济发展稳中向好,保持了总供求基本平衡,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通胀是报告明确关注的两个国内外风险因素之一,另一个是美债利率上行。

  分析人士表示,对于市场目前关注的通胀问题,央行的态度目前是总体可控,预计短期货币政策取向不会发生变化。明明表示,央行当前对通胀风险仍处于观察期,货币政策以稳为主。

  三大因素致全球通胀走高

  数据显示,4月末,西德州中间基原油(WTI)期货价格、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铜期货价格和CRB大宗商品现货价格综合指数分别同比上涨187%、89%和51%。3月份,美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欧元区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分别同比上涨2.6%和1.3%,涨幅较上年低点扩大2.5个和1.6个百分点,已高于或持平于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12月水平,相关通胀预期指标也有不同程度走高。此外,3月份,俄罗斯、巴西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涨幅分别超过5%和6%。

  报告指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通胀走高的主要推动因素有三个方面:一是主要经济体政府出台大规模刺激方案,市场普遍预期总需求将趋于旺盛;二是境外疫情明显反弹,供给端仍存在制约因素,全球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需求复苏进度阶段性快于供给恢复;三是主要经济体中央银行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环境持续处于极度宽松状态。

  对于后续全球通胀走势,报告认为,目前来看,上述三方面影响短期内难以消除,全球通胀中枢可能在一段时间里延续温和抬升走势。

  “重要的是,大宗商品市场是由需求水平驱动的——当需求量超过供给量时,就会产生一种无法预先定价的稀缺性溢价。”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菲奥娜·辛科塔(Fiona Cinccota)认为,要关注即将到来的夏季出行高峰带来的需求量变化幅度,而且大宗商品供应在短期内几乎是没有弹性的。

  目前,大宗商品主要生产国仍深受疫情困扰,短期供给瓶颈难以修复。例如,智利、秘鲁、阿根廷都是如此。在全球铜矿产量中,智利的产量占到四分之一。

  “五一”假期过后,伦铜一举突破了1万美元,创出历史新高,相较于去年3月的低点已涨幅超过100%。高盛分析师认为,碳中和下的绿色需求将是铜价的新动能。“新一轮铜消费增量主要来自于消费领域的拉动,即家电和汽车的需求回暖。”菲奥娜·辛科塔表示,碳中和背景下,一辆电动汽车使用的铜大约是传统汽车的4至5倍,而混合动力汽车使用的铜大约是传统汽车的2倍。如果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电动车销量继续增长,对铜的需求可能会呈指数级增长。

  年内我国PPI或阶段性上行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CPI同比上涨0.9%,PPI涨幅扩大至6.8%。分析人士认为,CPI同比涨幅符合预期,而在大宗商品价格不断创出历史新高的背景下,需要重点关注PPI的上行。预计后续PPI可能继续上行。

  全球通胀是否会给我国带来输入性通胀?报告指出,对我国而言,国外通胀走高的输入性影响主要体现在工业品价格,叠加去年低基数的影响,可能在今年二、三季度阶段性推高我国PPI涨幅。

  不过,报告表示,对于年内PPI阶段性上行,宜历史、客观地看待:一是这在相当程度上是“低基数”下的“高读数”。二是从历史上看,PPI指标本身波动就相对较大,在数月内阶段性下探或冲高的现象并不鲜见。三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是阶段性供求“错位”的表现,若未来全球疫情能得到全面有效防控、新兴经济体生产供应能力恢复正常,则生产资料价格涨势可能放缓。总体来看,待基数效应逐步消退和全球生产供给恢复后,PPI有望趋稳。

  具体到对我国CPI的影响上,报告指出,近年来我国PPI向CPI的传导关系明显减弱,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起伏波动对我国CPI走势的影响也相应较低。加之国内生猪供给已基本恢复,猪肉价格总体趋于下降,粮食连续多年丰收、农产品自给率总体较高,初步预计今年CPI涨幅较为温和,受外部因素影响总体可控,将保持在合理区间运行。

  “事实上,我国作为大型经济体,若无内需趋热相叠加,仅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也并不容易引发明显的输入性通胀。”报告表示。

  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表示,央行对通胀研判有定力,后续货币政策在操作层面或呈现相机决策特征。

  天风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孙彬彬认为,从报告看,央行在提升对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通胀压力和通胀预期的关注,是关注而不是行动,这也与当前市场所感受到的情况基本一致。

  报告表示,“需对大宗商品涨价给我国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带来的差异化影响保持密切关注,综合施策保供稳价,及时有效管理预期,防范市场价格波动失序。”在下一阶段政策思路中,央行也提出,“加强监测分析和预期管理,保持物价水平基本稳定。”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