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无虑河怀古

  老家屋后有条小河,源自大山之泉。涓涓细流,清澈见底。小时候我不知它的名字,记忆里,它陪伴我度过整个童年、少年的快乐时光。

  后来我才知道,它有一个古老而美丽的名字——无虑河。它与它的母亲同名,母亲曾名无虑山,今名医巫闾山。山名已改,但河名从未改变,一直传延至今。

  古老的无虑山,孕育了无虑河,医巫闾山终年不干的山泉,是无虑河不竭的生命之源。它全长51公里,自医巫闾山老爷岭,顺势东流,经高丽城、将军沟、双峰山,至马太堡向东南,过大亮甲烽火台,一路吸纳十八股沟壑之水,汇聚成川流不息之势,流入西沙河,最后并入辽河,注入渤海。

  无论儿时的葱茏记忆,还是人过中年的重新审视,抑或见于史册的零星描述,无虑河都跨越历史,连结古今,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里。你可与它亲密接触,近距离察其细微之处;也可登高望远,感受其由溪流渐成滔滔的走势;还可纵览前朝,捡拾岁月碎片,将它穿缀成一条历史的河。

  它有流水潺潺,也有波澜壮阔;有时舒缓如画,有时清流激湍;时而静如处子,时而涛声震天。它无意于将军沟的苍松茂林前缠绵驻足,也不在双峰山的古刹清幽处流连忘返,更不为无虑城遗址的秦砖汉瓦所啜泣哀怨,一路奔流,脚步亘古不变。留在身后的,是岁岁年年的四季纷呈:春来山花烂漫,落花满溪;夏季苍翠无际,清流鸟树合鸣;秋来与长天红叶,相互掩映点缀;冬季银装素裹,河天一色共妖娆。

  站在双峰山顶远眺,医巫闾山苍翠连绵,无虑河若玉带缠绕,山水相生相接,白云缥缈间,庙宇亭台错落在远近山峰和青嶂长林里,好一个大自然赐予的人间仙境!然细细思量,这仅是其自然的风光,外在的美,无虑河真正的引人之处,是历史的遗存、文明的演绎和人文的精神。这种风姿根植于骨髓中,浸润在灵魂里,是一种文化积淀的厚重,是一种大气磅礴的深沉。

  无虑河记在《山海经》,录在《尔雅》里。《山海经》:“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这里的“附禺”,与《尔雅》的“医无闾”均系“无虑”转音。无虑山中,无虑河畔,埋葬着黄帝的孙子颛顼大帝和他的九个嫔妃,与天地鬼神争斗的颛顼,最终安享在无虑山水间。

  舜帝青睐无虑山水,他把全国分为十二州,每州各封一镇山为祭祖之地,医巫闾山为北方幽州镇山。后续王朝承接先贤,都定无虑河畔无虑山为重要祭祀地,夏禹将其列为全国九大名山之一,周封为五岳五镇之一。其后,隋封“北镇名山”,唐封“广宁公”,宋金封“广宁王”,元封“贞德广宁王”,明清封“医巫闾山之神”。山之有灵皆因水,水之毓秀只因山。无虑山水,名满天下,文明传承五千年。

  千古江山,有多少风云人物,都曾在无虑山水这个历史舞台上,演出过他们的传奇人生故事,展现过他们的定国安邦智慧。

  幽远的箕子祠,记载着商纣王叔父箕子在无虑山、无虑河的短暂停留,深情的脚印和向东拂袖而去的回望,流露出对家国破灭的无奈与哀愁。

  楚国伟大诗人屈原家居江南,向往无虑山水,梦想云游北方,不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而“朝发轫于太仪兮,夕始临乎于微闾”。

  燕王喜宝剑的出土,还原了战国后期,惨烈的秦灭燕“无虑河之战”和英雄末路的燕王喜仰天长啸,血染无虑河的历史。

  岁月如风,剥蚀着无虑县旧址的断瓦残垣,这个以附近山河命名的汉代城市,如今偃卧在无虑河畔的黄沙残阳里,向后人述说着渡辽将军耿晔尽展大智大勇英雄风貌,扼守无虑城,挫败来犯鲜卑大军,保土安民的故事。

  隋唐两代王朝数次东征,隋炀帝杨广和唐太宗李世民都曾亲临医巫闾山脚下的怀远镇(今北镇广宁城)指挥作战,大军屯扎无虑河畔,官兵于山坡上晾晒铠甲,阳光映射下,金光照亮天地,于是,屯兵地定名为亮甲,至今未改。

  辽太子耶律倍钟情无虑山水,依山傍水建起万卷藏书楼。高山之巅起高楼,展示了一个王者具有的胆识与豪气。死后亦埋葬此地,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显陵和乾陵,后世子孙又因陵设守陵州,无虑山水从此成为契丹人的龙兴之地。

  生长于无虑山水之间的耶律履、耶律楚材父子,均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和中华文化的传承立下不世之功。耶律履博学多才,以通晓契丹大小字被金王朝命为国史院编修。耶律楚材自幼饱读诗书,彦观天文、地理、历史,任元太祖、太宗两朝宰相三十年,推出一系列治国良策。元太宗曾在盛宴上亲为楚材敬酒曰:“非卿,则中原无宁日。朕所以得安枕者,卿之力也。”

  雄伟的明长城,号称万里,明廷置九个重镇,分设九段边防。拱卫东北边防的辽东镇总兵府,建在兵家必争之地的无虑山水间。“千里城郭连戎马,百战山河护帝都”,万历年间的总兵李成梁在此镇守边关22年,师出必胜,威震绝域,80多岁高龄仍在任上,只因胡虏闻其名而不敢前来窥伺。天启年间,蓟辽督师袁崇焕两次踏上这片土地,制订了“依辽人治辽”决策,连取“宁远大捷”和“宁锦大捷”,彰显其济弱扶倾、英光独炳之才。

  乾隆皇帝一生四来北镇,把酒当歌,作《五言三十韵》,讴歌无虑山水。地灵人杰,康熙年间督造霁红、霁蓝大瓶,红遍大江南北的督陶官郎廷极,乾隆的宫廷画师傅雯、慈禧的宫廷画师王恩隆,皆出自无虑山下、无虑河边,他们都把家乡的山水文化,撒播在了华夏神州。

  伫立在苍茫无虑河边,思如烟往事,感千般情愫,品万种风流。试与青山对话,青山不语,欲与明月攀谈,明月无言,唯有悠悠东流水,默默印记着这有声的岁月。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